王见王

poria的脑洞站:


王见王

——韩文清和叶修的采访手记


本报记者 曹广诚


前记:第十届荣耀联赛鸣金收兵,一年的金戈铁马之后捧得桂冠的是兴欣战队。而这一次的季后赛也是叶修第五次和韩文清所在的战队相遇。十年的荣耀征程,十年的江湖夜雨。韩文清和叶修这两个名字名字,已经足够见证了联赛十年征程。笔者有幸请到了霸图战队的韩文清队长和叶修完成今天这一场访谈。


笔者曾经是嘉世战队的随队记者。见证过嘉世三连冠的辉煌,也见识了挑战赛的风雨。而如今嘉世重新回到联盟又是一番新征程了。笔者本人,也从一个满腔热血的小记者,变成了以此糊口的老鸟。


而这一次的采访,随着和叶修队长韩文清队长的交谈,也慢慢唤起了十年联赛的种种记忆。或许,这篇采访见证的,是荣耀最早一批粉丝的青春和记忆。


他们之间


叶修江湖人称叶神或者秋神,而韩文清更习惯被称为韩队。叶修用三冠王成就了一叶之秋的美名,而韩文清则用第四赛季的悍勇发挥使得大漠孤烟的拳皇声名达到巅峰。这是荣耀最早封神的两个人,也是最早选手中唯二站到如今的人。


如今在荣耀粉丝圈中,提到叶修就不可避免韩文清,提到韩文清也同样无法避免叶修。王不见王是曾经很多人对他们的看法。或者一山不容二虎。五次季后赛的相遇,一次次被刷新的交手记录,越来越引人注目的交锋和对抗。甚至在全明星赛中都不会分配在一起的两人,媒体早已用宿敌给两个人的关系下了定义。


但是私下里,两个人的关系真正如何呢?


肯定有人会想到刚刚过去的那个赛季,叶修和韩文清第一次在全明星上并肩作战。并且并肩作战的效果也很不错。在那时候,很多人也许会意识到这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很多人认为的那种敌意。


采访过程中两个人偶尔会互相呛声,但是明显也能看出来是因为熟悉的调侃而非针锋相对。提到有些旧比赛的时候一个人记不清另一个人会予以补充。如果两个人记忆出现偏差就会引发讨论和求证。若是笔者提出的问题两个人不想回答那就非常默契地收声然后冷场。笔者才会想起来这两个都是圈中并不算好采访的大神。


他们的最初


回忆起最初的联赛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用了简陋一词。同样也是那时候,笔者在萧山体育馆旁边的小旅店里写出了第一篇登上报纸的稿子。或者连稿子都算不上,一个小小的豆腐块,通报了下比赛现场情况和比分。笔者至今依然记得那篇稿子的名字,《第一届荣耀联赛常规赛第6轮,嘉世战队主场8:2击败霸图战队》。


当嘉世战队第二次捧起奖杯的时候,联盟客场比赛的标准已经变成了至少三星级宾馆。而其他的变化,更是不必说。


叶修笑谈起双飞燕的手感好坏,韩文清说当年你可没有挑过手感。叶修忍不住说起霸图当年传闻队长一个月连着换了四个鼠标的传闻,韩文清不禁反驳当年嘉世队长半夜修鼠标的英姿可是在职业选手群里流传过。


那时候荣耀联赛还不是电竞的主流竞赛,更不用说像如今这样是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联赛引发庞大的社会效应。而荣耀的体育馆也是临时租用。第一届荣耀联赛最初的上座率不足一半,但是到总决赛的时候上座率已经增加到百分之八十。韩文清回忆起来说,第一次看到叶修就是在萧山体育馆里。因为萧山体育馆更多是承担乒羽篮排的比赛,而休息室则是更衣室的,对电竞选手并不适用。


叶修补充说,因为每个体育馆里边都会有很小的练舞室,是为了应对艺术体操和体育舞蹈的赛前训练。但是只有一个。所以赛前工作人员会在这里扯上网线摆上桌子。但是因为练舞室只有一个,所以一般是主队占一半儿客队占一半儿。大部分战队都这么解决赛前训练问题。


赛前准备也不过是各自坐在练舞室的一个角落里准备说话。一面阳光三面镜子。据说联盟最早有擅长看清唇语并且视力很好的人,练舞室的镜子三面反射正好能看清对方说的话大概猜到对方的战术部署。


讲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叶修和韩文清相对看了一眼,叶修没忍住他的笑意。笔者也同样听说过这个传说,但是并不知道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谁。韩文清补充说是吴雪峰。笔者和他们核对真假的时候,叶修说,”当然是假的。那时候老吴风格多变,他们输了不服气还不敢找我怕我场下到竞技场虐他们就说老吴。”


吴雪峰,嘉世最早的副队长。当笔者问及叶修如今是否能联系上吴雪峰的时候,叶修说早已失去联络最后听说的消息是出国了。


韩文清和叶修的故事里边永远能让我们想起一个又一个曾经的名字。郭明宇,昔日的扫地焚香,魏琛,昔日的索克萨尔,方世镜,另一个索克萨尔,吴雪峰,昔日的气冲云水。他们提到昔日的对手队友的时候口气里也是有些遗憾的。


受篇幅所限我们并不能一一介绍那些名字背后的故事,也无法彻底描述韩文清和叶修谈到过去那些事情的口号,但是透过那些账号就足以知道这些名字背后意味着什么。当魏琛回来的时候有些蓝雨的老粉丝在网上说出了欢迎魏队回来的口号,虽然人微言轻。纵然他们觉得他们被人忘记,但是总会有人记得他们,和自己的荣耀时光一起。


他们的变化


因为嘉世在挑战赛沉浮所以笔者在现场这个赛季看了很多场兴欣的比赛。包括季后赛和霸图的那一场。交流之后才发现笔者和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起为昔日嘉世的三连冠呐喊过。那个如今年过而立的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说,他是来为叶修喝彩的,但是他也要为韩文清鼓掌。


如今早已不是当初洒热血喊口号的年龄,也不会如当初那么偏激。否则也不会不看荣耀比赛好几年。第四赛季的时候是那样恨过韩文清的年轻人,如今也开始体谅霸图的不易和艰难。曾经输了比赛就刷世界肆意在网游里厮杀,现在也只能叹口气,继续工作。


当笔者和在两位大神面前讲出来这个故事的时候,两个大神都没有发表他们的看法。韩文清说他不评价嘉世的粉丝,叶修说人总是要成熟的。比如翻旧账是一件没意思的事情,我们要展望未来。


这句话指的是在交谈过程中韩文清和叶修在谈起某场比赛之后起了争执。真正到荣耀的时候所有的大神都非常认真的。叶修甚至拿出了平板电脑从一堆视频里翻找着需要寻找的东西,然后两个人对着视频争执了一阵子,甚至无视了笔者的存在。


他们讨论的比赛只是第六赛季季后赛某一场的胜负手,不是总决赛,也不是霸图或者嘉世的比赛。那一场比赛喻文州的布局非常有趣,从开局就似乎套住了对手。但是真正收割胜利果实到底是黄少天的突然爆发还是宋晓的气贯长虹,两个人产生了异议。

叶修差点儿直接给喻文州队长电话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这是采访的场合而作罢。这是他们讨论过去的方式。叶修对着笔者笑笑,似乎带点儿歉意的意思。这种态度,笔者自然是没有见过的,尤其是和媒体打了接近八年的游击战哪怕作为嘉世的随队记者也只通过网络采访过不多几次的叶修队长。如今也开始和媒体打交道。

他们的终点

叶修和韩文清的职业生涯早已步入末期。第五赛季的时候霸图推出了拳法家新人似乎是韩文清的接班人。两个大神谈起接班人的时候十分坦然,毕竟魏琛前辈退役的时候不过仅仅二十四岁。所以第五赛季他们就慢慢找人接班也谈不上贸然。第五赛季的时候更不会有人想到他们能走到第十赛季。兴欣的冠军自不必说,霸图常规赛第二名最终四强的成绩也算不得太差。

问起韩文清这个赛季打轮换的理由的时候韩文清只是说了句为了走的更远,问起叶修常规赛最后几轮不出场的理由叶修也说出了同样的话。他们都期待着走得更远。

叶修说,他们想要试试最远能走多远,能走到多极限的地方。看到这句话的人,应该不止一个和笔者一起想起那个三十七轮的似乎无法超越但是的确可以让人尝试超越的记录吧。就像叶修带领嘉世在第二赛季常规赛得到的最高单轮得分的奇迹一样。并且在第九赛季的时候韩文清也的确尽可能逼近了那个结果。

笔者犹豫了一下还是和韩文清提起了那个赛季的,在很多人眼里看起来是那样悲壮的第九赛季。很多人说这是改朝换代的节奏。但是韩文清说出的话很平稳,低估了体力的影响,做出了错误的决策。声音平稳没有太多变化。偶尔一次爆发可以为之,但是联赛是漫长的征途。韩文清说,“错了的就改正,走偏了的就调整。”那样简单的道理,他们早就明白。

粉丝总喜欢用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态来讨论老将的未来。但是看到如今老将对荣耀的态度,我们为什么不相信他们的未来。他们的确老了,但是他们的能力还在,他们的意识还在。叶修说,老将不会和年轻人拼手速拼身体,但是老将也有自己赖以为生的一套。


笔者问起叶修独特散人打法这一套的消耗,叶修认真地说,“食得咸鱼抵得渴。”这是一句广东的俗话,据叶修说是黄少天挺喜欢说的一句话。


没必要太早断定他们的路会走多远。至少在联赛的第一年没人知道联赛十年的盛况,更不会想到联赛十年的时候初期的大神依然能在此屹立不倒。当年在小旅馆里挤出自己第一篇稿子的笔者,也不会想到自己作为一个记者陪着这个项目走了十年,见证了这个项目的十年。


后记:完成这个采访,笔者觉得与有荣焉。毕竟听两个大神讲起这么多年的回忆实在是太过珍贵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并算不上容易采访的大神。笔者想起了这么多年发生在荣耀的种种事件,还有两位大神谈起这些事情的神色表情。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笔者问起了大神们下个赛季的目标。韩文清说,霸图的目标永远不会变,那就是冠军。叶修说,把刚刚过去的这个赛季的目标的前半句话砍掉就是。众所周知,兴欣这个赛季的目标是,在保级的基础上力争总冠军。


让我们祝福这些不放弃的大神们。


下面是问答节选


问:请问下在十年职业圈中记忆最深的时刻是什么?

韩:第四赛季总决赛夺取胜利的时刻。

叶:第四赛季总决赛失败的时刻。

曹:为什么是总决赛失败?

叶:因为我在总决赛里胜利了四次(笑)但是只失败了一次。


问:对霸图第九赛季的失利遗憾吗?赛后大家做了什么?

韩:遗憾是有的,但是失利也肯定有自身原因。因为是联盟中第一次体力问题的暴露。赛后大家一起做了总结,并且决定在第十赛季采取轮换的模式。


问:对队伍未来的展望?

韩:尽量降低我们几个老将在队中的影响,在保证成绩的同时让队伍得以良性运转,新人能够得到足够的机会,增强队伍竞争力。

叶:兴欣即使得到了冠军但是事实上可以发展的空间还是极大的,并且根基上比不上大部分豪门战队。战队还需要磨练,新人也需要继续成长起来。


问:对于被称为老将怎么看?想回到年轻时候的状态吗?

韩:本来就已经是老将了,是事实就需要承认。至于无意义的假设我不会做的。

叶:和老韩比我还不算老是吧。不过一个年龄段有一个年龄段的意义吧。既然回不去,那就要享受。


问:期待和对方的对抗吗?

韩:我会尽力击败任何一个对手,和他的身份无关。

叶:期待。因为每次打比赛的时候总是能从熟悉的东西里边发现一些新的尝试或者变化,至少是意图。


问:现在依然还在尝试变化吗?

韩:只有变化才能不让别人摸透。至少用十年前的技术打现在的新人是不可能的。

叶:不仅是变化吧,还是创新。至少老韩一直在创新。至于我,本身散人就是一种创新,所有的新连招都是尝试的新创新。

 

问:下赛季的目标是什么?

韩:霸图的目标永远不会变,总冠军。

叶:这赛季的目标砍去前一半就是了,你懂得。


评论
热度 ( 22 )
  1. 古道照颜色poria的脑洞站 转载了此文字

© 古道照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