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修]我们任未知那天床单为何没铺

寸心芳草:

*恭喜全职完结。

*一大早开脑洞有点不太好,很雷慎入。

*荣耀不败,再战十年。

*真的很雷(不好意思。


今日叶家本应依旧风平浪静,正当太阳划过天空45°角的时候,一小厮从门廊一路嚷嚷着至前厅。

“老爷!老爷!大少爷回来啦!!”

“喀嚓”一声茶杯落地,叶二少爷定睛一看弹眼落睛,妈呀竟然没碎。 

叶夫人起身去看,只见一身姿挺拔的男子慢慢悠悠走入前厅,神情略有那么一些不情愿,脚步略有一些沉重,进了屋子之后转换成一脸欠抽的笑容,带着些许胡茬的下巴动了动,开口说道:“爹,娘,二弟,不孝孩儿回来了。” 

叶老爷脚踩未碎茶杯手捏成拳凌空一挥,“不孝子居然还有脸回来!”

这位叶家大少爷坦然一笑摸了摸鼻尖,“没脸也要回来。” 

这不是自己家嘛。 

叶夫人掂着帕子走到自家相公身边,捋着他的胸口好生说道,“儿子都回来了老爷你莫气,前些日子不是还听说他在外面拿了一个什么什么冠军?” 

叶老爷瞪着自己的大儿子,满脸就写了三个字“那是啥?” 

叶二少爷心领神会,连忙上来解释,“据说是武林大会的什么冠军,那可是天下第一啊爹。” 

“诶?不是说书法大会吗?” 叶夫人嘟囔道。

叶老爷哪管这些,指着大儿子的面门,“不孝子给我去祠堂跪着!” 

叶大少爷依旧一摸鼻尖,“……啊不是,是,爹。” 

叶家祠堂处在个背阳之地,整日都躲在阴暗下,远远去看周遭像是散开了黑色的烟雾,十分诡异。 屋里头实际供奉着叶家历代建下的丰功伟绩,比如十佳好青年奖状啦、年度最佳市民奖牌啦、最优秀节能减排企业锦旗啦之类种种。

叶大少爷看了看最后一张奖状,口水一咽,潇洒地走了进去。 

过了晌午,叶夫人陪着老爷去午睡了,叶二少爷这才偷溜摸着去了祠堂。还未踏进大门,隐约就见厅中一人跪着,心里暗暗吃惊。 

“我说混蛋哥哥,让你跪你还真跪啊。” 

待再走近,二少爷差点想咬了自己舌头。只见他大哥坐在一堆软垫子上,怀里还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画面让二少爷很眼熟,非常眼熟。

叶大少爷十分散漫地说道,“真跪我也不怕,三天三夜坐电脑前面我都没哼过一声,跪,我会怕吗?”

那你跪呀!那你跪呀!那你跪呀! 

二少爷哼哼唧唧抽了一张软垫子在自家哥哥身边坐下,瞄了一眼那笔记本电脑,不满道:“这就是你那个什么武林大会?”

 “不错,正是你们口中的‘武林大会’。” 大少爷点头,“可惜啊,账号卡都没带回来,玩不成,只能上官网看看。”

二少爷瞄了一眼网站首页,又看了看回来时两手空空孑然一身的大哥,“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样。” 

“肤浅,u can u up啊!” 

二少爷抿了抿嘴唇,“别以为拿了我的行囊离家出走学了几句洋文就能回来拽了!你看爹会不会原谅你!” 

“爹就没怪过我,倒是你,算账学会了没有啊?一加一等于二还会不会算错啊?”大少爷眼睛不动,脸上笑呵呵的,又说:“这些年你在家辛苦了。”

二少爷先大骂一声“滚!”,接着眼珠子又转了转,道:“哼,还算有点良心。” 

“你哥我的良心大大的有。” 大少爷停下手,回头看着自己的弟弟,“要不要哥教你怎么打?不过要是打不出成绩千万别说你是我弟。” 

二少爷一把跳起,“滚吧!谁稀罕!” 

 大少爷呵呵一笑,没搭话。

二少爷气呼呼地转身离开祠堂,可走到门口了又回头看了看大哥,没好气道,“你走着瞧,晚上爹爹一定喊你来吃晚饭, 你现在跪给谁看呢!” 

大少爷依旧没回头,脸上倒是多了一抹笑容,那是兄弟之间都没仇,父子哪有隔夜仇。 

 果不其然,当晚小厮就领了大少爷去餐厅。

叶家老爷坐在上位依旧一脸深沉,问他跪在祠堂反思过了吗? 

叶大少爷笑道,“反思过了,反思过了。”

“坐,吃饭!”

 总算是一家人到齐,其乐融融吃晚饭。期间老爷又问,“反思的时候想了些什么?”

 叶大少爷腮帮子鼓鼓囊囊,嘴巴含含糊糊说道,“哦,就是在想家里WIFI速度倒是挺快,可惜账号卡没带回来,没法玩,白白浪费一下午。”

“不孝子!滚去再反思!”叶老爷筷子一丢,直接哄人。 

叶大少爷一口咽下红烧肉,滚了。 

叶二少爷看了一眼大哥的背影,顺势弯腰去拾筷子,只见五寸长的筷子扎入水泥地中三寸,拔出时神费力,居然花去了自己偷摸修炼的一成功力。 

诶?!

 叶大少爷又“跪”三日,出来时面如菜色,仰天长呼“没有荣耀人家会死啦么么哒!”便一头栽倒呼呼大睡,被小厮们扶去了书房躺椅上休憩。

二少爷看了一眼自己大哥,转身跟着亲娘去求老爷。 

刚踏进前厅又远远听到小厮来报,“老爷!老爷!朝廷寄来信函啦!” 

老爷面不改色,心脏却噗通乱跳,哆哆嗦嗦接过信件。

待叶老爷拆开信函,在全家的注目礼中,只见抬头“朝廷竞技总局”六个大字,信尾红色玉玺大印,差点给跪! 

叶老爷抖着信对小厮吼道:“快!去把那个不孝大儿子给喊来!” 

叶夫人与叶二少爷纷纷侧目,往旁边一站。 

等叶大少爷被喊去前厅,劈头盖脸一张信函砸来,再等看清时,脑子里的瞌睡虫统统嗝屁,叶大少爷看了看自己的娘和弟弟,又看了看自己的亲爹,嘴里蹦出俩字,“这啥?” 

不等叶老爷开口,叶夫人一把站了出来,“当年让你好好读书你不要,非要学人家离家出走,现在好了,连信都看不懂了,哪个字不认识啊?为娘好好教教你?” 

她转了个身,又按着自己相公的手臂,好声好气道:“老爷你也别着急,修儿不过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待我提点提点,会明白的,你万一气出个好歹出来怎么办?” 

说着又去看自己的儿子,“怎么样啊?这点时间都过去了,信看懂了没有?你是要我给你雇辆马车送你去京城啊?还是送你去私塾啊?会不会说话,赶紧说句话啊!” 

“去京城。” 

叶老爷一把站起,一脚踹去,“那还不赶紧去!为国争不了光你就别回来了!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放下信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叶大少爷跌跌撞撞被小厮们簇拥着往正门走,半路遇到一个浣衣小妹,手中抱着一摞床单。 

眼见床单花纹略眼熟,叶大少爷招了招手,问:“这不是我的床单吗?” 

浣衣小妹答:“是的,大少爷。” 

叶大少爷回头看着来送他的弟弟,“二弟,不对啊,我床单还没铺呢,好歹让我——” 

却听前厅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还不快滚!” 

就此,叶大少爷刚回家不过几日,又被赶出家门,心中感慨良多。然而当他再次站在京城城门口,想要可以再回那个舞台,脸上悠悠露出满足的笑容。 

 ——

七千米的高空上,飞机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围站在叶修的座位旁边,身为询问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张佳乐,脸色十分精彩。 

王杰希与叶修坐在一排,这会儿也转头过来,瞪着大小眼来看着他,“这就是你所谓简单粗暴的回家故事?” 

张佳乐:“卧槽我才不信!” 

黄少爷:“你妹啊你家里还有小厮你骗谁呢你!队长你说对不对啊他们家里怎么会有小厮还有祠堂怎么可能嘛!” 

周泽楷一点头,呆毛一晃,“不信。” 

叶修看了一眼自己的对手和队友们,“呵呵。”


千里之外,叶家祠堂,就在“XX小学最佳少先队员叶修”的奖状旁边,一张印着朝廷竞技总局字样敲着皇室玉玺的白纸黑字的信函,被规规矩矩裱起,一同挂在了墙上。


——end

评论
热度 ( 13 )
  1. 古道照颜色寸心芳草 转载了此文字

© 古道照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