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君兮君不知

人间不归客:

http://fc.5sing.com/6172615.html

最初知道和喜欢上CV遥远是从《天下名将》广播剧里的息衍,狂热期过去后就不再关注,今天竟然翻出来这个。

听歌的时候突然想起,息叔叔唱歌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他会在下唐的小酒馆里奏着箜篌高唱“有生当醉饮,借月照华庭”,唱给自己听,唱给窗外的女人听,唱给二十年前太清阁上的金吾少年听,唱给稷宫里梨花如雪南淮城中十里霜红。

他仍然眉眼飞扬,让女人们红了脸,让男人们赞叹。

那么他有没有曾经唱过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他是唱给谁了呢,那个人究竟知不知道。

其实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这二十年如刀岁月,终究是有很多东西都失去了。

慷概高歌,唱的是雄心壮志,也是离人挽歌。


前两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想起九州了。如今爬墙爬的不亦乐乎,却都是狂热期一过就索然无味,再没有哪个像九州这样绵长而清晰的贯穿过我的人生。

有些事小时候不懂,懂了的时候就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想过。

昨天重看了葵花白发抄,说起来我对江南后来搞的葵花王朝设定不是太有爱,但是仍然触动了我。易小冉和苏铁惜双手交握的时候,我仿佛又看见南淮城里的蛮族世子和持枪少年。

“以后谁再敢踩你的脸,就是我阿苏勒·帕苏尔的敌人!”

“阿苏勒,我来救你了。”

少年铿锵的誓言依稀回荡在耳边,乱世里的鲜血就已经染满双手。

说好了做朋友的,转眼就要刀剑相向至死方休。

然后再一个人提着刀孤孤单单的走下去,一次又一次举起刀,直到被另一个人杀死。

再也遇不到能读懂自己的人,因为他们都已经死去。


江南的故事总是这样,挚友反目,爱人别离,说起来都是最老套的情节,但是读起来让你觉得这一生这么漫长孤寂,所有的挣扎都那么无力,所有的人都会离去,到最后只有自己心冷如铁,抱着自己的孤独躺入坟墓。

或者他自己内心也是无比孤独的,才会有这样的故事和故事里这样的人。

评论
热度 ( 15 )
  1. 古道照颜色人间不归客 转载了此文字

© 古道照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